殘荷幾曾聽春雨 – 梅宇国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圓尖尖豎立指向藍天, 然後帶着夏之梦慢慢盛開, 粉紅的臉龐, 花瓣輕卷雲舒。之後亭亭玉立于秋,在如盖綠葉的映襯下,暗香浮動,香遠益清,盈盈淨植,得歷代文人墨客的嘉許。出污泥而不染,濯清漣而不妖,蜻蜓聞其香故飛飛而來,塘蛙愛其翠盖而遮陰避雨,水蛛識其無風浪而樂享昇平,翠鸟慕其閑適而偷窺水下小魚。

金風徐徐之余,已然香瓣飄忽,若水中紙船。百葉枯黄,痙攣卷縮,翠盖破爛,無力向天。秋—殘了,荷—也殘了。只留下幾杵斷莖殘梗,向濛濛秋雨雪花。所剩無幾的蓮蓬,也問天無應,腰斷了,凋零落寞,魂歸故里。

朔風怒號着帶引白雪紛飛過來了,恐怖的白色被盖住整個荷塘,原先水面上美丽的荷之梦,早已瑟縮着回到污穢的坭底,变得羞答答不敢示人了。

還等多少時光才春天啊?路漫漫而修遠,上下求索着,想聽春雨的梦,被皚皚白雪覆盖住,不知長眠在地下如許的日子。……

留得殘荷聽雨声,要聽春雨啊!

終於有一天,天宇响起震耳的雷声,划破了冬夜的沉寂,下雨了。冬雪消融,天光雲影徘徊於妳半畝荒塘的澄澈水中,和風把你從沉睡中慢慢吹醒。

春雨,揚揚灑灑而來,開始時與雪花一起飛舞,繼之與春雷一道唱和,還邀閃電點亮長空,聲色俱厲的又舞又唱又畫。啊,原來妳做春的梦,要聽春的雨需要這樣的排場嗎?

春雨綿綿的,也不知多少回了,妳也不肯從泥土里鑽出來露臉龐。

呵,荷的梦,是隔着泥土聽春雨。或者說,荷聽春雨之梦,是至美的,却永遠不會真實,因而最羅曼蒂克!

人生也不是如此嗎?最多也只是一百個春秋,要經歷多少苦難的一步一步成長,春夏秋冬的歷炼,又經多少病老的折磨,最後也就囊歸于土,魂歸于天。

那我們就學學荷之梦吧,視死如歸,如佛家說之圓寂,然后隔着泥土聽春雨。

李商隱 “竹塢無塵水檻清,相思迢遞隔重城。秋陰不散霜飛晚,留得殘(枯)荷聽雨聲”。殘荷聽雨是可以的,聽的是秋雨冬雨,但要 “留得殘荷聽春雨”,那留得住啊,殘荷也經不住時日的洗禮,當春雨來時,也早已零落成泥輾作塵了。

“留得殘荷聽春雨”,只是一種春之梦!

新年伊始,拾絮荷塘得此。元月初于家中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